认为小柯蕾的父母是诈捐
2020-06-16 03:2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柯江此前委托的该律所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朱林也称:“这件事在道德审判上出了一些问题。从法律角度来说,捐赠的善款没有理由要求被捐赠人公开;但从道德的角度来说,被捐赠人却应该公开善款的使用情况。现在委托人并未完全公开透明,负面影响很大,也给我们律所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,所以我们决定将退出代理。”

之后,柯蕾父母于6月17日与南京知名慈善实体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(南京爱心妈妈群)签订协议,由爱心妈妈群作为第三方托管善款。此后,爱心妈妈群经过志愿者36个小时的梳理,确认最终获捐646万元善款。

虽然柯蕾目前仍在美国治疗,但柯蕾募捐事件,网友的质疑声一直在持续不断,有的网友认为柯江是故意隐瞒善款数额;有的网友认为柯江在使用善款时缺乏公开透明;还有的网友认为柯江使用善款大手大脚,更有甚者,认为小柯蕾的父母是诈捐。

安徽籍捐款者章小姐说,“柯江隐瞒家庭的经济情况,他说的家庭经济情况不真实,还隐瞒了孩子的实际情况,孩子是肺部转移感染,他没有说,如果是转移,就没有手术必要了。”

柯蕾的父亲柯江说:“两位专家都建议我们放弃治疗,因为这种病比较罕见,儿童治疗起来难度较大,风险也大。”小蕾的母亲王丽却认为,“我觉得不管怎么样,我想救活她,希望她健康。”

现在在柯江每天更新的微信里,只能看到柯蕾治疗的情况。网友对这样的公布并不满意。记者卢斌

从2015年5月21日接到第一笔社会捐款,到6月10日下午两点,收到捐款共计人民币4854682元。与此同时,也有了另一些声音,一名网友发帖称:“孩子家中有4套房子,这样募捐合适吗?”还有网友称:“孩子爸爸拒绝爱心妈妈群等公益组织的帮助,他只要钱,所有的捐款都打到他个人的账户上,没有公开任何使用费用的明细”,在诸如此类的疑问提出后,当天在明基医院病区入口,贴出一张小蕾父母的感谢信,内容为感谢前来看望小蕾的爱心人士,同时因为孩子的病情不稳定,免疫力低下极易感染,加之最近疼痛厉害,希望各位爱心人士在医院会客区等待。

丑丑爸是活跃在某网站的一位热心网友,对柯蕾捐款事件,他一直密切关注。对众多捐款者准备通过报案或起诉方式退捐一事,丑丑爸认为,未来不管能否胜诉,但可以推动民间爱心捐款的相关法律法规出台,“目前按照慈善的管理办法,对这样一个事情,没有一个机构有能力制止或参与到管理当中去,才导致今天事情的出现,如果通过这次事件,让管理机构认识到他们的管理存在问题……”

针对网友的质疑,夫妻俩特地在网上发布了“致社会和媒体的感谢信”,信中他们这样写道:柯江已从原单位辞职,目前无收入,王丽已申请长期事假,目前月收入为694.29元(税后)。二人共同持有房产一套,目前已挂牌销售,估价130万元,该房产目前仍有贷款二十余万元未还清。二人持有汽车一辆,估价6万元。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不动产和存款,网曝有4套房产不实。小蕾2015年5月20日入住明基医院,共花费11万余元,家庭积蓄已全部支出,其余款项均为亲戚资助。

在6月30号柯蕾赴美治疗这十多天里,看似销声匿迹的质疑声,在这两天忽然发酵,数十名捐款者表示要将柯蕾父母诉至法院,昨天上午,记者电话联系了一名安徽籍的网友章小姐,她表示,当时柯蕾父母隐瞒了相关信息,才导致她捐了款。

今年年初,4岁女童柯蕾身体突然出现一些异常症状,经检查是脊索瘤,该病发病率为百万分之一,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原发性肿瘤。父母带着小蕾跑遍了全国各大著名医院寻求治疗。经过多方打听,柯蕾的父母了解到,美国一家医院曾经接诊过6名患脊索瘤的儿童,其中有3名经过治疗得以存活。为了给女儿治疗,夫妻俩决定抓住这最后一线希望,不过摆在两人面前的是巨额的治疗费用。

柯蕾的母亲王丽说,“不能再要这个钱了,现在这个钱足够孩子前期看病了,不要了,如果后面还需要帮助的话,包括钱的去向,各方面我们会再公布,包括如何用,够和不够,都会告诉大家,但是现在真的不需要了,感谢。”

7月1日,在柯蕾即将赴美治疗之前,其父亲柯江曾发表一份《声明书》,《声明书》上第三条称:“由于后期我们要在美国陪同孩子接受治疗,没有更多精力处理相关事务,同时在处理法律合约部分也缺乏专业支持。因此,我委托北京盈科(南京)律师事务所朱林、尤敏两位律师协助发布孩子的治疗进度、善款的使用情况,并代为管理相关其他法律事务。”

正当大家企盼女童柯蕾尽早赴美获得治疗之际,6月25日南京爱心妈妈群发布了一条宣布退出托管的帖子,26日凌晨,这条《关于南京市浦口区博爱之家解除柯蕾善款托管的声明》使得捐款事件再起波澜,“一切寄予美好希望的努力都已经落空,爱心妈妈群宣布退出对百万善款的托管。”“爱心妈妈群”宣布解除对脊索瘤女童百万善款托管的消息一经发布,引起巨大关注。

柯江的答复是这样的:“十天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,美国洛杉矶儿童医院说会有一个时间节点,我们要根据他的时间,不是我想什么时候公布就什么时候公布,我现在每天会公布一些治疗情况,美国儿童医院要同步,我也会尽快,国内的媒体和大众想了解这个只能等。目前美国儿童医院通知我们会有一个统一的回应,要求我们和他们统一告知费用的情况,我们没有收到费用的账单,目前所有费用从保证金里支出,一个阶段会给我们一个账单,目前没有。”

北京盈科(南京)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在接受柯江委托的时间节点上,当时比较急,前一天晚上我们签订了公益代理协议,第二天各大媒体报道出来以后,有的网友说需要律师事务所把这个善款返还,律师事务所面对这样的压力,觉得接受不了这样的委托代理。”

最近一个多月来,南京小柯蕾巨额捐款事件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。4岁女孩柯蕾因患有罕见疾病脊索瘤而生命垂危。她的父母为抢救孩子,在网上短短半个多月就募集到600多万元捐款。这几天,柯蕾巨额捐款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关注,有数十名网友开始联络和组织起来,准备以“诈捐”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,或向法院起诉,要求柯蕾父母返还善款。

章小姐表示,想退捐的网友中,和她有相同想法的人很多,大家都觉得如果当时柯江发布了真实情况,他们就不会捐款,或把款捐给更需要的孩子。市民刘小姐当初捐了1000元爱心款,她想起诉退捐的主要原因是,柯蕾的父母至今没有尽到努力“自救”的义务。

让众多想退捐的网友选择诉诸法律的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柯江在6月30号带着女儿赴美治疗时,曾口口声声承诺,每十天公布一次捐款使用情况,然而十多天过去了,却一直没有见到他在网上公布花费情况,这也让许多网友开始质疑他的信用。

虽然出国治疗的费用还有很大的缺口,但柯蕾的父母没有放弃,他们正在通过卖房等多种途径,为孩子筹集出国治疗费。同样,柯蕾的不幸,很快引起爱心人士的关注,纷纷前往医院看望柯蕾,并通过各种渠道捐出善款。

善款数额是否已超出预期所需款项?善款是否透明?使用如何监管?一时间成了许多网友关注的焦点。

刘小姐说,“其实他们家族有四套房子,这个孩子从出事到现在看病就花了11万,放在任何一个家庭,他急切地治疗孩子都不是这样一种状态,特别是他说要卖房子,要倾家荡产给孩子治病。所以我觉得很心寒,因为我觉得,任何一个社会的救助体系,他有一个前题,需要自己先做到自救,你作为父母,你应该先尽自己的力量,当你自己的力量不够的时候,你可以向社会进行募捐。”

南京脊索瘤患病女童柯蕾收到了600多万爱心捐款,目前已经在美国治疗了13天,而之前柯江在《声明书》中承诺,每十天公布一次在美治疗的详单,很多网友质疑为什么十天过了,美国却没有一点消息。孩子的治疗进度、善款的使用情况,为何未落实?对此柯江在美国回应了记者的采访。

朱林律师说,他作为柯江的同学,现在是以个人名义协助柯江向公众公布善款使用情况。而对这些日子为何没有公布柯蕾在美国就医的相关费用一事,朱林表示,最近几天,他已经陆续收到柯江发过来的费用清单,这两天就准备在网上公布出来。对网友表示将起诉柯江夫妇一事,朱林认为网友想要胜诉很难,“这是一种赠与行为,现在已经构成了所有要件,除非柯江愿意返还,否则是很难要回来的。”

网友的质疑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:第一,这笔巨额捐款如何接受公众的监督?第二,对善款的使用是否大手大脚。第三,先期汇往台湾的31.9万美元巨额捐款是否被骗?

然而,近日,记者获悉,北京盈科(南京)律师事务所基于“各种考虑”也将退出托管。北京盈科(南京)律师事务所律师尤敏称:“我们其实一开始的出发点是好的,希望维护大家心中的爱心和价值观,不要让不实报道和谣言、猜测摧毁了人们以后做好事的善心。”在谈到即将退出柯江委托一事时,尤敏认为,“本来是要代理他后续的事情,后来所里不同意我们代理。本来也没什么问题,后来一些人打电话到我们所要退款,所里基于各种考虑就没同意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allenagr.cn彩经网杀号定胆-3d杀号定胆-排列三杀号定胆-排三杀码杀号专家杀码版权所有